最新日志
强势复苏换挡中的全球经济仍存较大变数 

  当下全球经济复苏换挡是强势的,经济增长的动力引擎从发达国家转向新兴市场,中美经济的双核稳定作用持续显现,科技进步、政策微调、治理改善、信心趋强和微观崛起将有力促进全球经济内生复苏动能的自我修复。与此同时,全球经济增长处于“旧力已弱、新力未强”的状态转换阶段,换挡风险在短期和长期均广泛存在,复苏能否在新挡位长期运行尚存较大变数。就投资而言,复苏换挡机遇大于挑战,投资理念应聚焦“换挡机遇”,顺势而为。

  金融危机10年后,全球经济终于进入复苏换挡的关键阶段,并有望借助政策搭配的重心转移,实现从“脆弱慢增长”向“稳健快发展”的长期状态转换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上月公布的年度经济展望,将2018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较7月上调0.1个百分点至3.71%。笔者认为,全球经济复苏换挡是强势的,增长动力引擎从发达国家转向新兴市场,中美经济的双核稳定作用持续显现,科技进步、政策微调、治理改善、信心趋强和微观崛起将有力促进全球经济内生复苏动能的自我修复。与此同时,这种经济复苏换挡又是危险的,全球经济增长处于“旧力已弱、新力未强”的状态转换阶段,换挡风险在短期和长期均广泛存在,复苏能否在新挡位长期运行尚存较大变数。

  强势又危险的复苏换挡,是个量变引发质变、短期衔接长期的自然过程。唯有全球政策应时而变,快速实现从需求侧向供给侧的重心转换,这个过程才会导向可持续复苏的阳光坦途。概而言之,当下全球经济正换出“危机慢挡”,而新兴市场在引领“换挡提速”,中美两国在复苏换挡过程中发挥着中流砥柱的重要作用。就投资而言,复苏换挡机遇大于挑战,投资理念应聚焦“换挡机遇”,顺势而为、找准方向、把握节奏、“有所为有所不为”。

  据哈佛大学卡门·莱因哈特教授和肯尼斯·罗格夫教授长时间序列、宽国别视角的学术研究,金融危机在发达国家的持续期平均为7.3年,在新兴市场的持续期平均为10年。自2007年次贷危机爆发至今,本轮危机已走过10年,这为全球经济复苏换挡提速奠定了基础。IMF预测的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,不仅高于2008年至2017年危机期间年均的3.33%,还高于1980年至2017年历史平均的3.48%。这显示复苏换挡过程强劲有力,换挡前景值得期待。如果复苏换挡按基准情景有序推进,那么全球经济2018年至2022年的预期增长均速为3.73%,明显高于历史趋势水平和此前5年水平,增长中枢有望上升至全新挡位。

  对当下的全球经济而言,“活力”和“稳定”是稀缺又宝贵的复苏特质。最有“活力”的新兴市场在复苏换挡过程中承担着支撑提速的关键作用。以笔者的测算,2018年新兴市场有望实现4.85%的经济增长,增速高于4.54%的历史平均水平,并较2017年提速0.21个百分点;发达国家则有望实现2.03%的经济增长,增速低于2.43%的历史平均水平,并较2017年减速0.14个百分点。未来5年,“新兴提速、发达减速”的格局可能还将延续,新兴市场经济增速有望升至4.98%,发达国家经济增速则预估降至1.78%。此消彼长的增减速对比,意味着全球经济正经历从多元化退潮向多元化涨潮的结构异变。2018年,新兴市场经济增速领先发达国家的剪刀差为2.82个百分点,较2017年上升0.35个百分点,2018年至2022年间的均值则有望继续上升至3.21个百分点。多元化涨潮过程中,新兴市场将引领全球经济复苏换挡提速,2018年新兴市场对全球经济的增长贡献有望达到77.72%,较2017年上升2.46个百分点,较危机前的2006年上升6.17个百分点。

  IMF在这次预期更新中,将今明两年美国经济增长预期分别较7月所作的预测上调0.1和0.2个百分点至2.18%和2.34%,并将同期中国经济增长预期均较7月所作的预测上调0.1个百分点至6.77%和6.5%。值得注意的是,在2016年4月至今的7次预测中,IMF调升中国经济增速6次,调平1次,这充分验证了中国经济超预期反弹的强劲特质。2018年,作为全球最大、最稳定的两个经济体,中美经济对全球经济复苏的贡献总计将达42.45%,高于历史平均的35.86%和危机期间的42.13%;而中国的贡献率有望达到32.91%,高于历史平均的21.3%。

  复苏换挡本质上是状态转换的过程,因此,当下的“换挡风险”集中在两个方面。一方面,“换挡风险”表现为状态反复,即经济复苏从低速挡位提升至高速挡位后,新状态极不稳定,甚至出现被迫再度换回低速挡位的危险。因此,尽管换挡力度强劲,但IMF也并未对长期愿景盲目乐观。IMF这期全球经济展望报告名为“寻求可持续增长:短期复苏和长期挑战”,标题就意味着可持续增长并非唾手可得。在报告序言中,IMF直言“复苏十分脆弱,稳健增长也许并不能持续,许多地区的中期前景不尽如人意”。笔者认为,状态反复主要缘于长期结构性风险,包括全要素生产率内生性下降、两极分化多层次加剧、收入增速长期放缓、岗位消失渐成趋势等,这需要全球政策从需求侧向结构侧换挡才能有效应对。另一方面,“换挡风险”表现为转换过程风险,即在全球经济迎来“新开始”的过程中,状态转换遇到阻塞,甚至有无法完成的危险。转换过程风险主要是短期摩擦性风险,包括贸易保护主义、竞争性贬值、经济孤岛主义、地缘政治冲突等,需要全球政策从割裂转向协同才能有效应对。

  大转变总是蕴藏着大机遇,即便风险结构更趋复杂也是可承受的对价。笔者因此认为,投资理念也需应时而变:第一,建议将长期投资重心从金融市场转向实体经济,从波动性套利转向趋势性逐利。尽管持续期存在变数,而复苏换挡的结果依旧是复苏平台的抬升,这将给实体经济运行带来普遍性机遇。第二,借力全球经济复苏的动力换挡,把握新兴市场相对于发达市场的阶段性比较优势。2018年印度经济增长预期被大幅下调,巴西、俄罗斯和南非的经济增速预期均低于2%,中国的比较优势进一步凸显,有望获得全球资本的持续青睐。第三,对复苏换挡过程中的长短期风险保有高度警惕。在状态转换过程中,金融市场不会风平浪静,波动性处于绝对低位的状态难以长期维系,对高估值市场尤其需保持审慎。第四,提前布局具有全要素生产率提振效应的活力领域,把握全球政策从需求侧向供给侧换挡的必然趋势,充分借力结构性政策的政策红利。

阅读全文 | 回复(0) | 编辑 | | 2017-11-10 8:09:00
发表评论:
留言版
好友秀
相册